新华网 正文
智能化作战指挥如何实施
2020-01-02 10:40:13 来源: 解放军报
关注新华网
微博
Qzone
评论
图集

????面对汹涌澎湃的智能化浪潮,由指挥人员、指挥手段、指挥对象构成的智能化指挥系统,在指挥信息连接下形成指挥回路,其相互作用、高效运行的内在机理是什么呢?只有尝试解开这个核心密码,才能确保智能化作战指挥建设与运用稳步推进。

????智能辅助,人在回路中。智能化是一个相对概念,只要是指挥信息系统或武器装备具备一定的自主性,具有一定的无人化、自动化特征,就可称为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或智能化武器装备。不得不说,当前一些先进的指挥信息系统已具备智能化特征,作为一种辅助手段用以解决作战指挥系统运行过程中,某一项指挥要素、指挥环节、指挥作业的特定问题。比如对敌情、我情、战场环境进行计算统计分析,快速提交分析报告,生成辅助决策信息;对作战方案进行仿真模拟推演,辅助分析评估作战方案;对作战行动的目标、力量、进程进行规划,辅助计划安排作战行动,等等。当作战指挥回路运行时,指挥主体即指挥人员,不但要承担筹划决策、突发情况处置等作战指挥核心职能,还要承担计算机不便处理的指挥信息加工分析、指挥作业编辑拟制等工作,人始终处在指挥回路之中,发挥主体职责与作用,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作为辅助手段,是人的“助手”和“工具”。

????智能自战,人在回路前。战场无人化是智能化的一个显著特征,大量无人化装备出现在战场,包括无人机、无人车、无人艇、无人值守传感器、无人水下潜航器、扫雷排爆机器人、智能弹药等。目前,美军装备的无人机已达7000多架,伊拉克、阿富汗战场投入使用的地面轮式或履带式机器人超过12000个。在单个无人化装备基础上,还出现了由多个同一或相近类型无人化装备组成的无人作战集群,可以自主协同实施侦察、监视、压制、攻击等行动。无人作战集群已在叙利亚战争中初露锋芒,相关实验也层出不穷,人工智能将推动未来战争进入无人集群作战时代。尽管当前无人化作战系统仍然是以后台遥控半自主方式运行,但随着人工智能不断突破,其自主化程度将不断提高。面对高度自主、甚至是完全自主的指挥对象,是否就不需要指挥了呢?答案是否定的,面对高度自主的无人化装备与无人作战集群,指挥不在回路中,也不在回路上,而是在指挥回路运行前的装备研发阶段、任务准备阶段,通过预编程的方式,将战术战法、交战规则、行动方式等固化在装备之中,装备按照预先设计遂行作战任务,自行实施机动、跟踪、攻击、规避、协同、回撤等。“剑”与“剑法”在战争之前就合而为一,军事思想在战场之外就嵌入军事技术之中,这就是人在回路前的运行模式。在这种模式下,指挥人员的指挥智能已提前植入机器。

????智能互融,人在回路内。指挥的传统思路,是指挥主体向指挥对象下达口头话音、指挥文书、数据短语等指令,指挥对象按照指令采取行动,这种指挥主体与指挥对象相对分离的运行模式,使指挥指令经过多重传送才能由指挥主体传导至指挥对象,线路长、效率低。能不能突破这种模式,使人与指挥回路结合得更加紧密,指挥控制得更加直接呢?当前,一些科幻电影向我们展示了人与指挥回路深度融合、一体联动的运行模式,即人在指挥回路内。从目前智能技术发展与运用看,有两种可行途径,一种是“脑控”,把人脑与智能武器通过有线、无线方式连接起来,用脑电波直接控制智能武器,把人的意识直接作用于机器之上,这需要借助脑机接口技术,以及对人脑的神经生物学机理的掌握;另外一种是可穿戴式的机械外骨骼,用人的肢体控制外骨骼奔跑、跳跃、躲闪、格斗等,通过内外骨骼的一体联动,突破人的生理极限,大大增强人的战斗力,这需要借助于感知智能的进步,以及微型高效可穿戴式能源的突破。人在回路内的运行模式,当前已不是科幻,而是智能化重要的研究与发展方向。比如,高位截瘫的科学家霍金所坐的轮椅,是用其大脑直接控制;美军在2000年开始研制的“增强人体机能的外骨骼”项目,洛马公司曾为美军打造了一款可负重90.7公斤的外骨骼系统。人在回路内的运行模式,脑机一体、骨机一体,指挥控制更加精细直接,机器能够直接反映和实现人的想法和行为,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智能“钢铁军团”。

????智能自主,人在回路上。指挥信息系统的主要功能就是替代人、补偿人、延伸人、拓展人,克服人类在速度与精度上的极限,把人从繁重的体力和低层次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。随着指挥信息系统智能化程度不断提升,自动化、无人化程度越来越高,不但能够辅助分析研判、方案评估、任务规划,而且能够进行方案自主设计、任务自主规划、情况自行处置、指令自动生成。尤其当人工智能技术突破由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跃进的奇点后,计算机可以像人一样具备跨领域推理、抽象概括、深层理解、常识推理等能力,能够对需要跨领域、跨专业综合处理的合同作战或联合作战进行高度无人化、自动化的指挥,那么人与指挥回路的相互关系将发生质的变化。那时,指挥人员不再从事具体的指挥控制工作,其所要做的就是为作战体系赋予总体任务、提供初始条件、给出最终状态、规定作战限制,其他一切中间环节交给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就可以了。为确保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运行的安全可控,避免引发作战伦理问题,人需要对系统的运行进行监督管理、指导仲裁、应急处置,预留“启停”系统的干预接口,保留“开火权”,随时准备接管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的指挥权。这就是人在回路上的运行模式,在这种模式下,指挥人员发挥了主导职责与作用,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是人的“副手”和“管家”。

????站在当前智能化技术的前沿阵地,科学而理性地展望军事智能化技术发展与应用,人在回路中、人在回路前的运行模式已初步实践并积极努力地向前推进;人在回路内的运行模式,其概念已无可争议,但还停留在实验室之中;人在回路上的运行模式,还是智能化热情下的一种预测,但纵观智能化曲折而不挠、反复而前进的发展历史,这绝不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。(刘奎 顾静超)
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刘憬杭
新闻评论
加载更多
青海湖进入封冻期
青海湖进入封冻期
多彩盐湖入画来
多彩盐湖入画来
麦积山石窟的守护者
麦积山石窟的守护者
新华社记者带你走近山东舰
新华社记者带你走近山东舰

?
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21557
中国福利彩票官网